爱遇暮春 花亦知秋(二)

​ ——赠会宁一中相遇的你

执笔:摘繁华

丁酉年的深秋,在追求知识的路上,感谢时光让我们相知相遇。

秋,是个收获的季节,也是一个感怀的季节,她不像春一样有着万般柔情,也没有冬夏的严寒酷暑,却有着让人感到静谧释然的意境,总是被感叹光阴的文人墨客所留恋。正如唐张谔《九日》诗:“秋天林下不知春,一种佳游事也均。”秋天人人共适,而与自然山水雅居的心境,却诠释着一种独特的季节。我不是文人墨客,不能像苏东坡那样写出秋“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”的气象万千,以诗借景抒情。又备战高考,于是只能闲步于校园,稍作放松。

静立在博雅楼前孔子像旁,景色自是美到了极致:阳光下金色的叶趁着湛蓝的天空于风中婆娑起舞,那种强烈反差、鲜明影调和亮丽色彩,足以惊艳世间。每一个叶片都将太阳托起,每一根叶脉都注满了能量,光在叶间闪烁,年轮在枝干上凝结。肥厚的叶片,一阵风吹过,仿佛有千万个风铃响起,清脆悦耳,炽烈的阳光穿透厚厚的叶片,投下一地细碎的光影,感觉整个校园都在光波里摇曳。

漫过后院长廊,花园的秋同样不吝啬:绯红的藤蔓间依稀夹杂着几片时光遗忘了的绿,与枝间凉亭红柱交相呼应,浑然一体。园中有几颗柏树,叶子已落的剩下不多,秋天迟迟没有降霜,似乎在延长这些生命最后的期限。

这是久久不能忘怀的那个秋。

田径场上没有秋,课外活动嬉戏玩闹的同学中,我看到的只有慢步的你。

今又逢秋非故地,过往离愁落江城。

武汉,又称江城,作为楚文华的重要发祥地、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原想移步于枫多山“霜叶亭”,可泛舟湖上,欣赏满山一片红叶的秋景,感受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意境。怎奈现未入深秋,无长风落叶,湖也略显小气,远风平浪静,近波光粼粼,又没有鱼虾玩乐之趣,也就无观赏之情了。而会宁一中又被透红的叶儿点缀的色彩斑斓了吧。于是愈加怀念此时节母校的秋了。

前两天,母亲通电话那边已然落了雪,雪踏红叶的安静可能优胜于喧嚣的繁华吧?或许是因为我本就不圆滑的社会价值观:看到纯粹,朴实的季节更让我神往。

而秋天里的偶遇:那份我即便努力等待也不会随时间打磨隔阂的背影,那个温文尔雅,气质如霜的你,也像我跟母校一样被江河山川阻挡,远在津师,恐难以再次相视,相识。

禅意歌者刘珂矣《风誓》歌词中有“最短暂的相逢,最动人 、是刹那、是缘分,茫茫的人海里,又是谁静静数黄昏。秋天在等微雨,我等风也在等你”。而我,也在这没有秋的武汉,静静地敲击出这些文字,等那不会拂面的风、和不再相见的你。

2018.10.8 感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