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遇暮春花亦知秋(一)

​ ——赠生病的爱花开心果

执笔:摘繁华

生命每天在开玩笑,如曾经许诺憧憬的似水年华。

余生我只剩下梦了。除了窗前汲取阳光与温暖的你,谁也没有看见我眼角落下的泪。你两叶的边缘正渐渐泛黄,也许,恰需要这种溶解着感伤的咸液用痛着的爱来滋养一颗干涸寂寞的心。

人无逢适处,却惹粉翠怜。

知,亦或不知,等待命运对自身的如是真许,经风雨几番辗转,随意漂浮流散的愉悦,任时光中的浊尘与辛甘抚孕着你几乎无力支撑的叶脉,归于初识的纯贞。

雨,仍旧冲洗着你突刺的枝干,同岁月不断刷新着我束缚灵魂的骨肉一样,悄然无声。这是不挥手的告别,还是世间苍老的深叹?留给你和我最原始的回忆。

夜静栏栅凉,行人甚匆匆。

此刻,你正吸吮着我与你共同蕴存的峥嵘岁月,在昏明的灯光下,私自贮藏只属于你的悲与乐。但对我,你又那么傻,触破你的心把你的幸福如数给我,用已换我久违的笑。你将爱给了一个普通的平凡人,而我因为有你,才觉得这世上仅只我们两个:最不平凡。

许是梦久了,人自然会醒。可我并不想醒,那便喝酒吧。现在的酒不同古时,少了单纯香醇的清冽,却倍增着浓烈的浮华,这其中还夹杂着喧嚣与污浊,很容易将人吃醉。很多人就沉恋于此种酒色迷离的生活里,听从这些浊液的摆布。醉便醉吧!我不愿醒,不愿让这垂暮的模糊映入我的双眸,不愿让这寒冷的轻浮传入我的两耳。

昨日已经过去。

朦胧中慵懒的睁开一只眼,今天的阳光真好,斜照着反射出飘于空中的埃尘,异常斑斓。你倚在金属窗框上,仍然使劲地争取着自然的能量,仿佛要窥探多彩光晕的秘密一样。你深知我不能够再去消受这些淳朴的慈爱,可你是否知道,我也不想让你受伤的身子去承受我的痛苦。

曾经无话不说的玩伴,现在抬头仰望的五官。接近社会的体验让我感到大城市里对于沉稳安静的追求几近消失,也让我莫名地有了一种天涯相逢无知己的孤独的悲痛。

于是我变得不敢再面对你,继续用愈烈的酒消磨在我自己理想的天真里,继续梦我的梦吧,梦中有新的宇宙……

2017.6.6 感怀